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鹧鸪与鸠  

2014-10-07 12:48:39|  分类: 见闻随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鹧鸪与鸠 - 砥砺锋华 - 砥砺锋华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图一   百度图片   鹧鸪 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宋徽宗花鸟画欣赏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图二  百度图片    赵佶画作《桃鸠图》

        从网上欣赏宋徽宗的花鸟画,看到这幅《桃鸠图》时,想起百度"鹧鸪图片"中有一幅和这个很像,把两张图片放在一起对比,除了两者头部羽毛的颜色略有差异,“图一”的鸟翅尖和尾巴被遮挡着看不到,其余的无论大致体型、喙的形状、前胸后背还有翅根的羽毛颜色等,两幅图片上的鸟模样惊人地相似。可是,百度上说这个蜷缩着闭眼打盹的鸟儿是鹧鸪,而宋徽宗画里的从题目来看却是鸠。
        之前看过百度里鹧鸪的很多图片,它们并不漂亮,体型像小些的鸡,而且那么多种类的鹧鸪毛色差不多都是黑、白、褐间杂着,斑驳得像枯枝杂草。那些图片中只有"图一"例外,似乎比较漂亮些,但因为蜷缩着,又弄不清楚它全部的真实样子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很长一段时间,鹧鸪在我心里是个谜。
       我没见过真的鹧鸪,偶尔在山间听过的那种凄清孤寂的鸟鸣,曾让我一下子自认为那就是鹧鸪。十几年前,我这样认为的所有依据,不过是因为我知道有个词牌名叫做《鹧鸪天》,还有那句“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”(辛弃疾《菩萨蛮》)——我觉得那鸟鸣声配得起宋词里深远寂寥的意境。
       几年前,住在淄川东部的一个小山村时,我又听到了那种鸟叫声,“咕——咕咕——”,山谷寂静,浑厚、低沉而悠长的鸣声空响在山间,不疾不徐,不远不近。那叫声实在特殊,是独响,从来没有附和,孤孤单单的,就像一个人带着清浅情思的自我倾诉;有时觉得它的叫声很近,想找它的踪迹时,却发觉根本无法判定它的叫声源自哪里,大片浓密的绿荫把这叫声捂得严严的;有时觉得它的叫声在山谷的上空,仰头去看——天上哪里有飞鸟的踪迹?可是细听,声声在耳,极真切,总觉着它就在一眼看得到的天空边叫边飞。
        和当地人打听,人家说那是斑鸠(下左图)的叫声。那时家里养过一对斑鸠,开始还以为是鸽子 ,细看体型虽
鹧鸪 - 砥砺锋华 - 砥砺锋华
像,但羽毛颜色没有鸽子的纯正,斑杂的鳞状羽纹透着一股野性。那对斑鸠是飞进阁楼吃粮食时被抓住的,人把它们送来给我的女儿玩。婆婆把它们放在养过鸡的大铁笼里,喂食时一个疏忽飞掉了一只,剩下的那只变得很不安生,翅膀扇得“噗噗”直响。几天过后,那只斑鸠死了,我才发现它的翅根在铁笼壁上已经撞得鲜血淋漓。于是后悔,怎么不早些把这个野性难驯、烈性的鸟儿放飞了呢?

        很长时间里,我都自认为斑鸠的叫声是鹧鸪的,并且以为鹧鸪会像鸳鸯那样漂亮,要不然诗词里的美人怎么会把它的形象贴绣在“罗襦”上作为装饰呢?
        不过,我终究明白是自己的想法错了。百度上的图片和视频都证明了,鹧鸪(如右下图)没有我想的漂
鹧鸪与斑鸠 - 砥砺锋华 - 砥砺锋华
亮,还有那清幽的鸟鸣是斑鸠的叫声,也不是鹧鸪的。鹧鸪的叫声被古人拟其音为“行不得也,哥哥”,从而使鹧鸪本身具有了一种哀怨的象征意义(引自百度)。视频上的鹧鸪被关在笼子里,不是自由飞在山间的,它的叫声听不出所谓的拟音,那声音是连贯一气的颤音,没有大的高低变化。尤其巧合的是,淄博本地还有个剧种叫做“鹧鸪戏”。“鹧鸪戏”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汉族稀有剧种,也是中国唯一一个由村保护下来的剧种。相传清乾隆年间,青岛一女子因婚姻不幸在崂山修行,被鹧鸪鸟婉转之声吸引,便模仿这种鸟的啼鸣,独创出一种新的声腔。后来该女子来到临淄,与上河村举人孙兆楚在此创立戏班,历经二百多年,“鹧鸪戏”在该村流存至今(引自百度)。“鹧鸪戏”这个剧名是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的,然后到百度上搜索视频来听,那唱腔的拖音部分和鹧鸪连绵的叫声确实很相像。
        至此,总算弄清楚了,我心里的“斑鸠”和“鹧鸪”似乎不必再做纠缠了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可是,我又发现了开头那两幅图片 ——看着它们像一种鸟儿,可它们依旧有两个名字,一个是鹧鸪,一个是鸠(斑鸠是鸠的一个种类)。不过,我不打算再深究了(实在不具备那个学识),不管是百度上传错了图片,把鸠当成了鹧鸪,还是宋徽宗在八百多年前犯了个错误,把鹧鸪误认为鸠,再或者是我又开始了自以为是……统统由他去。我只假想,等到春天那只“打盹儿”的鸟儿醒了,让它站到一样的桃花枝上,一准儿能站出一幅鲜活的《桃鸠图》来,就像穿越时空隧道,古画上的“桃”和“鸠”又复活了一样……


另附:
        很神奇的是,有一天我发现自家厨房的玻璃窗外,竟站着一只神态悠闲的不知名的鸟儿。窗子留着一扎多宽的缝
鹧鸪与鸠 - 砥砺锋华 - 砥砺锋华
 隙,我站在窗前的洗碗槽边开着水龙头冲洗玻璃杯,一下子注意到窄窄的外窗沿儿上站着只比鸽子大些的褐色的鸟儿,于是赶紧关掉了水龙头。
        我看到了它,它也看见了我,我静静地站在橱柜边,尽量柔和地和这鸟儿四目相对——那鸟儿的眼睛特别漂亮,黑黑的又圆又大,那目光像一潭深水,盛满无惊无扰的平静。很庆幸自己没有吓着它,果然,随后它就扭过头,安闲地继续去看它眼里的风景了。它用背侧对着我,不时轻轻地歪歪头,挪挪脚步,此刻这只忘我的鸟儿都忘记了背后还站着一个人。
       悄悄地把纱窗推到另一边,探着身子隔着玻璃屏息凝神地仔细看这鸟儿的羽毛,这家伙尾翎边缘的亮白色轮廓美得让人赏心悦目,竟一下子联想到了工笔花鸟画上精工细丽的笔触。看来爱画儿的我是本末倒置了,只知欣赏画儿上的美,却没见识过也没意识到自然界中的它们原来更美。
       足足二十多分钟的时间,我可以细细地观赏它,从容地拿来手机给它拍照,只可惜手机的像素不高,拍到的它远没有我看到的细致漂亮。这期间,它踱到窗子右边,转身时还把尾巴伸到了开着的窗户里面来。看着这只气定神闲的鸟儿,内心暖暖的,很享受它给予我的无限信任。
        忽然,一只飞鸟坠物一样地斜掠过窗外的杨树稍,这鸟儿跟着一怔,紧接着毫无征兆地“突忽”一下子飞得不见了踪影,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它飞行的姿态。不过心里也并不觉得惋惜,倒是轻松愉快的——它在这里休憩好了,我也见识到了它的美丽,这是两厢都有所得;我们相遇,相处,也相安,我没去惊扰它,它想来时来了,想走时就走了——这样也就刚刚好。
        晴好的天气,站在阳台上往东南方向看,可以见到连绵的远山。愿这鸟儿从此飞离闹市,那远处的青山才是它最理想的栖息生活的地方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
  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  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9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