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兵  

2014-11-27 21:55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在我家附近,有一位头发银白、身板儿硬朗的老人。他几乎一年四季都会穿一套黄绿色的旧军装,胸前还别着一枚已经锈迹斑斑的军功章。走在街上,老人的这身特殊装束总是很惹眼,而人们只要看一眼也就明白了——哦,这是个老兵。   
        我有位姨夫也是个老兵,去世已经有二十年了。可当亲戚们聚在一起的时候,有时还会提起这位有些特殊的老人。
        在我的记忆里,姨夫有着紫红的脸膛,浓眉大眼,嗓音高亢而略带沙哑,身量不高,背微驼。那时的他已经是五、六十岁的老人,我住姨家时,常见他屋里屋外地拖着个盛满各式旧钉子的木盒,蹲在地上,不慌不忙地在木盒里面翻找合适的钉子,然后挥起锤子“叮叮当当”地去修理小板凳、锄头柄等家什。
        解放前,十几岁的姨夫入伍成为了一名军人,后来当了炮兵排长,姨嫁给他时,亲戚们都知道姨嫁了个军官。朝鲜战争爆发后,姨夫曾经随部队入朝作战。1961年,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姨夫从军队转业到天津市区县某单位。不久,姨夫又和大多数人一样被“精简”,回到了他在河北黄骅的农村老家。
        姨夫又回到了他的家——那三间连院子都没有的土屋。当年他参军离开家,半夜里一听到远远的有枪声,姨父的父亲就担心得再也睡不着觉,一声不吭地披衣下炕,黑灯瞎火地走出屋门,暗夜里围着自家那三间土屋一圈一圈地转,一直转到大天亮…… 闯过枪林弹雨,姨夫总算又平安回来了。
       姨夫的双脚虽然又站在了庄稼地里,却再也不像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姨夫参军时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没正儿八经地干过农活,未经历练的他三十几岁时再学干农活,就总像个“半路出家”的,不是那么回事。姨夫的性子又慢条斯理,干活格外的仔细。秋收时,姨夫会把地里成堆的玉米秫秸摆弄得顺头顺尾了,才肯打捆装上马车拉回家。割豆子时也是,割了黄豆秧往地上放时,一定要摆顺溜了才可以,不然姨夫会冲家人发脾气。
        姨夫没有什么嗜好,不抽烟不好酒,也不爱凑人群。闲时就爱拎出他的“工具箱”,然后总能从家里找出件需要修理的东西,去开始他全神贯注的"工作"。八十年代,家里买了辆自行车,姨夫像得了宝贝,只要闲着就把车擦得一尘不染,要么就再给车链子打打油,检查检查哪儿有需要修理的地方。收拾停当后,姨夫把车停放在堂屋内的北墙下,两个车轮底下还要垫上块木板,就好像那辆车是多么精密高端的物件儿……
        姨夫有一双军鞋,是从部队上带回来的。那是一双鹿皮棉鞋,鞋帮高过脚踝的样式,看上去再普通不过。可因为那是军队上发给姨夫的,姨夫就一直把它当做宝物珍藏着,才舍不得穿。后来表哥曾向姨夫要过这双军鞋(表哥也许是故意逗姨夫),可依着姨夫的本性,他怎么会给呢?当然是不给。
        不知哪一天,姨夫想起来,就在挨着炕头墙角离炕面一人多高的南墙上,并排砸上了两根木橛,用麻线把高粱秫秸穿成个大小合适的方形盖帘,把这盖帘的两边横着担在两根木橛上,然后再把他一直珍藏的那双军鞋郑重地摆放在上面。这样,白天只要姨夫乐意,一抬头就能望见它;晚上睡觉时,姨夫睡炕头,头冲北脚朝南,那双鞋子就在他脚上方的南墙上,一睁眼就看得到的地方。从那以后,姨夫又多了一项工作,隔三差五的就把那双军鞋拿下来,坐在炕头上,仔细地掸掸鞋上的灰尘,审视一番,再心满意足地把它放回原处。
        不清楚那双军鞋在墙上摆了多少年。九十年代初姨夫突发疾病去世时,那双从没穿过的军鞋才被家人拿下来,放进姨夫的棺材里。
        从小时候起在亲戚堆儿里听到过不少关于姨夫的话题,但长大后总觉得姨夫的“与众不同”里除了有些不切实际,似乎还蕴含着一种让人不能轻视的东西。
        不久前,在一部军旅题材的电视剧里,看到过一个“士兵在退伍前最后给坦克做日常保养”的镜头。那个士兵精心擦拭坦克的动作和他对军营的恋恋不舍,让我忽然想到了姨夫 ——姨夫当年离开军队时是否也是这样一种心情呢?一双军鞋都爱惜到如此程度的姨夫,在军队时应该是怎样的爱惜他的枪支、他的大炮呢?谁能否认姨夫全神贯注地“摆弄”一辆自行车的一行一动里,有他在部队时保养武器装备的影子呢?谁又能说姨夫连柴禾刺儿都要捋顺的行为模式里,没有一丝不苟、井然有序的军营生活规范对他的深刻影响呢?
        曾经的军旅生涯在姨夫的身上、心里都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。
        姨夫是炮兵,战场上的炮声把他的耳朵震坏了,自己听不清,说话时总下意识地抬高嗓门儿;由于长时间行军,姨夫的脚底布满到老都没能褪下的一层厚茧;退伍后,姨夫没有享受到任何待遇,回到农村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……尽管如此,姨夫一辈子都对曾经的军旅生涯怀有深厚的感情。直到晚年,饭桌上兴致高时,不善言谈的姨夫还会扬起眉毛、目光坚毅地对人重复那句说了半辈子的话——“只要枪声一响,我还要上前线”!这句话姨夫说得声音洪亮、掷地有声。
        那一刻,姨夫似乎只记得自己是个兵,却忘了自己已经老了。
        也许对于姨夫他们那辈人来讲,一旦参军入伍、上过战场,经受住了残酷艰苦的战争考验,骨子里他们就永远都是军人。
        而这,正是他们的骄傲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




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4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