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血脉(一)  

2013-10-23 15:24:40|  分类: 我的沧州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小时候见过那本写于光绪三十二年的老家谱,黄旧的纸张(书角由于磨损已缺失),上面是极漂亮的楷书。二十多年后,翻看重新誊抄并续写的新家谱,读到那篇由先辈撰写的《石氏家谱序》时,便觉得别有一番感触。

在老家,本村的大多数人家都姓石。《序》中写道,始祖于明朝永乐年间从山西洪桐县“奉旨迁徙”到“北直”,石氏家族先是在沧州北关和北陈屯“暂居数世”,后又迁居到沧县马落坡,明朝末年战乱之中,九世祖带着九个儿子定居在兴济镇港西村,从此后,一代代生息繁衍,直至如今。

读着这篇序文,曾试图想象祖先们被迫远离故土,四处颠沛流离的辛苦,那绝对是一种苦难。至今,家乡的人们还把上厕所叫做“解手”,所谓的”奉旨迁徙“不过是绳捆索绑的强迫罢了。在家族、地域观念尤其浓重的封建社会,想在异地生根立足要有多难,从祖先们不断搬家的历程就可想而知了。所幸的是,九世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家的地方,让子子孙孙和他们的后代们安安稳稳地在这里生存了下来,最终成了这里的主人。

港西村位于沧县的东北部,再往东几里地就是黄骅市的地界,远离集镇闹市,位置比较偏僻。试想三四百年前,九世祖父子来到这里时是怎样一番景象呢?荒凉、破败、人烟稀少?或者这里本来就是荒原一片,就是那些如飘萍一般无处扎根的人们偶然聚在这里,搭屋盘灶,开荒种田,在这里安下了他们的家?如今,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村庄,恐怕没人会存心去追寻“她”的过往了。或许“她”就是很“年轻”,“年轻”得只有那么三、四百岁,就因为九世祖他们在这里落脚生根,才有了“她”;或者,至少是从那时起,“她”才一步步“壮大”得更像个村庄……

几百年光阴流转,一父九子的血脉绵延,如今的石氏家族成了村里的第一大姓。那部家谱让我们知道了之前有着这一辈辈的祖先,虽然大多数人被记载的只是他们的名字,生卒年月 ,有子女若干,女嫁哪村何姓人家,儿娶哪庄谁家女儿……就这么几笔记录,使得那一个个“单薄”的名字就此变得“血肉丰满”起来,让我们感受到,“他们”确实曾经真实地存在过……

 九世祖有九个儿子,石氏家族就分作“九门”,我家这一脉是九世祖的第六个儿子(讳同文,太学生)的后代,即六门。《石氏家谱》是我爷爷的爷爷那辈人修撰的,记载的只是六门的子孙传承,源远流长。查看家谱,会发现有好多读书的老祖先,太学生、童生、庠生、佾生……不太懂那些“生”代表着什么,总之就是“书生”吧,而且也就只是“书生”——祖先们并没有哪个人因读书而飞黄腾达,更换门庭,顶“厉害”的一位祖先也不过是被皇帝恩赐了个“寿官”,并不是科举及第得来的,只是受褒奖而已。即便如此,一代一代的六门人依然重视读书。直到现在,石姓人家在外上过学的,不论是读不起眼的中专、师范学校的,还是考上河北医科大学、复旦大学等高等院校的,无一例外,都是六门人。  

《序》的结尾处有这样一段话——“俯念迁拔自山西二十世耕读继业,卜居来沧五百年忠厚传家……犹望子孙继,倘有光于前者,按是谱以推广之,余之志愿足矣。”每次读这几句话时,好像都能隔着时空,近距离的聆听到先辈们的心声,体会到“他们"对后代子孙的殷切希望……所以,即使“他们”离“我们”是那么的久远,也一样会让人觉得是如此的亲近。
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