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威海行  

2013-05-03 00:23:50|  分类: 见闻随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五一节放假,单位组织去威海旅游,尽管路程远些,心里却充满对那个美丽海滨城市的无限向往,下定决心,带上女儿一起去看看大海。

        出发前,在网上百度了一下,此行的目的地刘公岛曾经是晚清的北洋海军基地,岛上建有“水师提督署”,还有“甲午海战博物馆”。对甲午战争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,在中学课本里学过,那段国势衰落、任外强欺凌的历史曾经让年少的我心里充满屈辱感。于是,我想也许此行更多了一层意义——我能站在那场惨烈海战的发生地,近距离的去触摸那段“历史”(即使那是一段”伤痛“),去体会历史的厚重感。

        29号早上六点集合出发,下午一点多到达威海,不出预料的在高速路上遭遇了小规模堵车,出行的车辆实在是太多了。
        车驶进威海市区,我从车窗里向外仔细地打量着这座依山傍海的美丽小城。

        这里干净。头顶的天是纤尘不染的干净的蓝色,脚底下宽敞整洁的大街上,也见不到一丝尘土。

        这里环境优美。沿街的店铺、高楼大厦都是崭新的。道路两旁的绿化在我看来竟有些”奢侈“了,那么多品种不同的花草树木,没有被千篇一律的规模栽植,而是被独具匠心地加以造型,或者按高低分层次地大片种植。很意外的,我还见到这里的桧柏树,被修剪成蛮有日本园艺特色的漂亮的扁圆形,很有异域风格。

        这里种的最多的树还是松树,多到随处可见。以前总以为它是应该长在山上的,怎么就”落户“繁华都市了呢。据导游讲解,威海的松树很多,四季常青,对环境有美化作用。想想还真是,万物萧条的冬季,目睹依然青翠的松树,真的能给人长几分精神。除此之外,我觉得松树还有其象征意义,在甲午海战中壮烈殉国的将士们,他们的精神应该就像这松树——万古长青。

        吃过”迟到“的午饭,车子驶向刘公岛码头。一上海滨道,就看得见不远处蔚蓝色的大海了,这时候满车的人都很兴奋。女儿也很高兴,她是第一见到大海,虽然她也晕车,但这半天的辛苦也值了。

        拉着迫不及待的女儿和同事们一起登上游船,船驶离海岸,向着海中的刘公岛进发。大家兴致勃勃地站在船舱外的甲板上,向远处的海面眺望着。

        二十分钟后,登上刘公岛,径直进入“甲午战争博物馆”进行参观。博物馆外有座高大的石雕像,是一个清朝官员手拿长筒望远镜观望的侧身像,他身上的披风被海风“吹得"高高扬起,他神情专注地瞭望着祖国的海疆,似乎在时刻警惕着外敌的入侵。博物馆内有很多关于那段历史及其背景的影像资料和文物,还有很多栩栩如生的人物蜡像,生动地再现着某一个历史场景,如《马关条约》签订的会议现场,英国人在租界的生活场景等。

        在一个名为“金氏井”的蜡像作品前,很多人驻足观看,我也被那个场景里人物脸上的悲情给打动了。一个小院落里,墙外有火光,院里的一口水井前,两个少妇怀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站在井边,其中一位母亲满脸悲伤地低下头用脸去贴怀里孩子的小脸;在她们的身后,屋门口有位祖母辈的老人,手拄拐杖,被一个年轻女孩搀着,一只手向前伸,神情悲怆地在呼喊着;在她们左手边有个上年纪的女人,背对着观众,她面向着屋门口的老人,双臂坚定地向两边弯曲伸展着,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懵懵懂懂、未知命运的孩子。看过介绍才明白,日军进城之后,为了免于遭到侮辱,姓金的这家女子、老幼共有十口人全部投井自尽。

        国难当头,百姓遭殃,这是再鲜明不过的例子。我俯身去给女儿讲解,希望她能懂得这个道理。之前,她总惦记着外面的大海,早没了参观的兴趣,这回倒是在认真地听我讲,也希望真能在她心里留下点什么。

        从博物馆出来,又去了别的景点转了转了,照了些照片。经导游介绍,又去了“海军提督署”参观。很气派的传统建筑,三进的院落,中间的过道是一条长廊,屋舍粉刷一新,空气中还飘散着油漆味。走进最里面的院子,那里陈列着从海里打捞上来的鱼雷、船锚,还有座锈迹斑斑的大炮。往回走的时候,在一间耳房门前停步,有标牌提示,这间屋子是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自杀殉国的地方。查资料了解到,与他的部下邓世昌的壮烈殉国相比,在历史上和现今的民间对他的评价都是有争议的,有说他是爱国将领的,也有说他是失职畏罪自杀的……历史毕竟是历史,过去了,如烟消云散,又有谁还能真正说得清楚呢?功过暂且不论,但有一点是明了的——丁汝昌没有做汉奸,他有耻辱心。

        出了提督署大门,走下高高的台阶,沿着海堤往集合的地方走。望着平静祥和的海面,怎么也想象不出一百多年前这片海域上的战火烽烟,此时,耳边听到的只是海水轻拍海岸的“哗、哗”声。

        女儿依然为我没带她到海边去玩水而不满,集合的时间却到了。在一块刻着“刘公岛”的大石头前,全体同事来了张集体合影,留作纪念。

        登上游船离开刘公岛。坐在船尾,依着栏杆欣赏船后面扬起的漂亮水花。船刚刚行过后,会在深蓝的海面上“犁开”一道宽宽的水痕,上面飘荡着白色的泡沫,这痕迹在远处渐渐愈合、慢慢消失,重新恢复平静的海面就像从来没有被“惊扰”过。

        游船继续前行,渐渐远去的刘公岛笼罩在暮色里静静地矗立在海中。忽然发现刘公岛的位置很特殊,它正好位于威海海湾入口的中央,天然的一个防御外敌的处所。可它身居前沿,又四周环海,显得的那么孤立无援,远远地望着它,一丝莫名的悲壮感不禁涌上心头。

        一天的行程结束,吃过晚饭,入住旅馆休息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早上起床集合,吃过早饭去海边,有一个多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。大家高兴地奔向沙滩,谁都想着快点去亲近大海。远处是浩瀚的大海,近处是大片的海滩,海滩上留有海浪冲刷的印记,浸水后坚实的细沙一道一道地微微隆起,呈波纹状向着海边延伸。

        海滩的低洼处还残留着海水,有当地人拎着个小筐挖海贝。女儿高兴得不得了,嚷着非要脱了鞋子光脚玩,冷是有些冷,她不怕就随她去了。女儿光着脚丫快乐地在沙滩上跑,到水洼里、海边去趟水玩儿,我负责拍照。有位同事大姐,第一个脱下鞋子拎在手里,跑到了大海边上,张开双臂在空旷的海边来回跑着,尽兴得很,返老还童了一般。人们都说,面对大海都会觉得心胸开阔,一点都不错。

        从海边回来,导游带大家去购物。先是去了海产品超市去买海货,然后去了一个竹炭纤维产品专卖超市逛了一遭,最“刺激”的还是去韩国服装城买东西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三五个同事结伴,只在卖小商品的地方,开始了我们“疯狂购物“的历程。说是”疯狂购物“,其实花的钱并不多,而且东西好,也很便宜,就是买的过程比较“刺激”——“没有最便宜,只有更便宜”,这是我对买东西砍价标准的最新心得。

        一个小时过得飞快,一边买东西我还在惦记着不远处的海面上泊着的那艘“定远舰”(确切的说应该是后来仿造的吧)。购物结束,上车之前,我绕到车后,把相机伸到栏杆外面,对准它拍了下来,这也是此行的最后一张照片,拍完相机就彻底没电了。

        最后一站,海滨浴场。只是过去站了站的样子,已经没时间多逗留了,大家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。这里的风浪要比之前去的海边要大,一排浪头打过来“嗵嗵”作响。沙滩的沙子很厚,迈步上去都陷脚。站在岸边,回身再次往浩淼的海面上凝望——别了,大海。

        吃过午饭,将近三点钟了,踏上归途,中途又遇堵车。

        晚九点半到家,我和女儿都饿了。掀开锅盖去盛米粥,坐在桌边安静地吃饭。忽然想起早上在餐厅吃饭时熙熙攘攘、人头攒动的场景,好多人围着粥桶排号,没耐性的只好放弃,当时想起一句俗语——“僧多粥少”啊。念及此处,心内竟油然而生出一种幸福感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