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解读《狱中与诸甥侄书》  

2014-01-09 20:50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 《狱中与诸甥侄书》的作者,即《后汉书》的撰写者范晔,南朝宋顺阳(今河南淅川东)人。官至左卫将军,太子詹事,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以谋反罪被杀。

 

  这篇《狱中与诸甥侄书》关于文学特点、宫商音律以及文笔之分的论述虽然比较简略,语焉未详,却开了文学概念由先秦两汉的“崇实尚用”转变为六朝的“缘情绮丽”的先声,无疑在文学批评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——引自《古文观止》本文评析。

 

  读这篇文章时,确实有“语焉未详”的体会,某些句子我的理解和书上的解释有出入,我想找到最准确的答案,却发现是不可能的——因为范晔写得确实太过简略了些。可是,这也不能怪他,当时他面临的是即将被满门抄斩的悲惨结局,还有定力写出这样的文章,实在不是一个常人能够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我能做的,就只有用我的理解来试图读懂他的文章了。

  

         文章第四段原文及书上的解释如下(全文附后):

         性别宫商,识清浊,斯自然也。观古今文人,多全不了此处;纵有会此者,不必从根本中来。言之皆有实证,非为空谈。年少中谢庄最有其分,手笔差易,文不拘韵故也。吾思乃无定方,特能济难事轻重所禀之分,由当未尽,但多公家之言,少于事外远致,以此为恨亦由无意于文名故也本未关史书,政恒觉其不可解耳

       我能够识辨宫商五音,也能分得清清音浊音,这都是本已存在的语音现象。可是看来自古至今许多文人,却往往不完全明白这一点;即使懂得一些,又未必从根本上理解。我说这些话都是有事实依据的,并非空谈。比如年少一辈中的谢庄算是最能辨别区分宫商清浊的了,可是写出来的文章却并不如此,这是因为没有注意,文不拘韵的缘故。而我的看法是拘韵与否并没有固定的标准,只要能够表达出难以言传的情事,符合语音的顿挫抑扬、高低变化就可以了。但我所具有的天分,却仍未能完全达到这一点,因为我自己写的却又大多是用于公事的不拘韵的实用文,很少有超出这一范围以外的文字,常常以此为一大遗憾,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无意去追求文名。以上所说与史书并不相关,只是常常觉得这事不大可以理解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①句原文为“性别宫商,识清浊,斯自然也”,划线处我的理解为“(对我而言这是很自然的事情”。按原解释,前面说“我能够识辨宫商五音,也能分得清清音浊音 ”,和后面的“这都是本已存在的语音现象 ”之间,明显有前言不搭后语的“嫌疑”。在这里,范晔要强调的是,“性别宫商、识清浊”对他来讲是自然而然、无师自通的事情,是他的一种天分。范晔对自己的才气是很自负的,联系上下文,他的本意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②句中,原文为所禀之分,犹当未尽”这句,解释为“我所具备的天分,应当还没有被充分发挥出来”更为合适。讲过了他是很精通语音的,其后他又对古今文人的不足做出了评论,并说出了自己的观点“吾思乃无定方,特能济难适轻重”,之前都是可以为人师、成竹在胸的口气,紧接着的这句,按原解释“但我所具备的天分,却仍未能完全达到这一点”来理解,和前面所说的会矛盾,他明明深谙其中的奥妙,为什么又说天分“达不到”呢?此外,这样解释和后面的句子在逻辑上也不顺畅,既然自己所具备的天分达不到这一点,再做什么都是徒劳的,那还有什么可遗憾可言呢(见解释 ②句)?

 

       句原文为亦由无意于文名故也”,对这句我的理解为也是因为我无意追求文名的缘故吧”。原文的解释是也正因为如此才无意去追求文名 ”,按这一解释来理解句和句之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因果关系可讲,所以不通。况且,作者在前一段讲过,自己“常耻作文士”,和这句的“无意于文名”一样,表明的是作者的志向并不在此,而不是“因为”什么“所以”才“无意去追求文名”的。实际上,“无意于文名”,很少在做文章上下功夫,却是作者的天分没有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的重要原因。同时,徒有天分,却没有足以为人称道的文章存世,在生命的尽头,本“无意于文名”的作者又感到了心有不甘(“以此为恨”)。这样一来,句子之间的条理就清楚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④句原文“本未关史书,政觉其不可解耳”中,“本未关史书”,可看做是对下文的承启,“政恒觉其不可解耳”,初读会觉得很突兀,为什么说“只是常常觉得这事不大可以理解”呢,是什么事让人费解呢?也许范晔是想说,“我”不想做文人,无意去追求文名也就罢了,为什么古今那么多文人却做不出真正的好文章呢?当然了,这只是一个不屑于写文章的自负的“天才”,对那些专门写文章的一般文人们的一个小小的不理解,或者是嘲讽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博友“抟扶摇”先生的文章中看到过这样的话(大意),虽然说“诗无达诂”,但是我们可以比品味、论高低、量妥贴。我很喜欢“量妥贴”这个说法的,而且带着自己的观点和视角去读书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
 

 附:原文及注释

  吾狂衅覆灭,覆灭(指因参与谋立彭城王义康事泄而遭杀身之祸),岂复可言,汝等皆当以罪人弃之(遗弃,指被杀)。然平生行已在怀,犹应可寻,至于能不,意中所解,汝等或不悉知。

       吾少懒学,晚成人,年三十许政始有向耳。自尔以来,转为心化,推老将至者,亦当未已也。往往有微解(精微深刻的见解),言乃不能自尽。为性不(探寻)(专注)书,心气恶(脑子不灵),小苦思便憒闷(指头昏脑涨)口机(口才)又不调利(畅达锋利),以此无谈功(指凭借口舌言语获取功名利禄)。至于所通解处,皆自得之于胸怀(意谓通过主观的交互作用产生对事物的领悟)耳。文章转进,但才少思难,所以每于操笔,其所成篇,殆无全称(完全满意)者。
      常耻作文士。文患其事尽于形(谓作文记事显豁,只求外形,缺少内涵)情急于藻(谓只顾及感情的表达而忽略了文采藻饰)(文意)牵其(主旨)韵移其意(谓作文因考虑音律情韵而妨碍了文意的准确表达)。虽时有能者,大较(大体上)多不免此累,政可类工巧图繢(指技艺精妙的工匠在已有五彩花纹的图像上再作画),竟无得也。常谓情志所托,故当以意为主,以文传意。以意为主,则其旨必现;以文传意,则其词不流(不流散)。然后抽其芬芳(此指完美的思想内容),振其金石(喻辞韵美妙)耳。此中情性旨趣,千条百(名目)屈曲(参差不一)成理(规律法度)。自谓颇识其(技术,方法),尝为人言,多不能赏,意或异故也。
      性别宫商(古代五音中的二音),识清浊(中古汉语的一对区别特征),斯自然也。观古今文人,多不全了此处;纵有会此者,不必从根本中来。言之皆有实证,非为空谈。年少中谢庄最有其分,手笔差异,文不拘韵(不讲究宫商、清浊之音律)故也。吾思乃无定方,(但,只)(有益,方便)难适轻重(指文字声音上的顿挫抑扬),所(承受,指具有)之分,犹当未尽,但多公家之言,少于事外远(意态,情趣),以此为(遗憾),亦由无意于文名故也。本未关史书,政(常常)觉其不可解耳。
       既(编纂)《后汉》,转得统绪(端绪)。详观古今著述及评论,殆少可意(赞同,合意)者。班氏最有高名,既任情无例,不可甲乙辨。后赞于理无所得,惟志可(推许,赞许)耳。博赡(犹宏富)不可及之,整理未必愧也。吾杂传论(即每篇人物传记后的评语、议论),皆有精意深旨,既有裁味(评判裁夺的意味),故约其词句。至于《循史》以下及《六夷》诸序论,笔势纵放,实天下之奇作。其中合(为切中时弊)者,往往不减《过秦》篇。尝共比方班氏所作,非但不愧之而已。欲遍作诸志,《前汉》所有者悉令备。虽事不必多,且使见文得尽;又欲因事就卷内发论,以正一代得失,意复未果。赞自是吾文之杰思,殆无一字空设,奇变不穷,同含异体(谓各篇赞论内容不尽相同),乃自不知所以称之。此书行,故应有赏音者。“记传例”为举其大略耳,诸细意甚多。自古体大而思精,未有此也。恐世人不能尽之,多贵古贱今,所以称情(犹言放胆、无所顾忌)狂言耳。
      吾于音乐,听功(指对音乐的鉴赏识别)不及自挥(亲手弹奏),但所精非合乎规范)声为可恨。然至于一绝处(音乐的最高境界),亦复何异也!其中体趣,言之不尽。弦外之音,虚响之音,不知所以从而来。虽少许处,而旨态无极。亦尝以授人,士庶者中未有一豪似者。此永不传矣。
      吾书虽小小有意,笔势不快。余竟不成就。每愧此名。

范晔        南朝宋顺阳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