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砥砺锋华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妙笔写灵异 寄情抒心怀  

2011-08-18 00:22:25|  分类: 一己之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读《聊斋志异》有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笔者故乡在冀中平原,久居淄川后才渐渐了解蒲松龄先生生平。原来先生也曾少年得意,十九岁以县、府、道三试头名考中秀才,从而驰名乡里。而在以后的数十年中,先生却屡试不第,经受着残酷的精神打击,物质生活也极端贫困。就是在这种境遇下,神奇优美的聊斋文章在先生的笔下诞生了。

      初读《聊斋志异》时,不禁对书中妖魔鬼怪恐怖的举止感到心惊,即使明白这世上无鬼,依然如看惊悚影片一样心惊肉跳。这便是先生志异手笔的高超之处吧。

      最喜欢先生笔下的诸多女子了。虽然她们也是些鬼妖狐怪,但她们身上却充满着光辉的人性之美,如:婴宁、小倩、小翠等。她们大都美丽端庄,或“艳美绝俗”,或“容华绝代”,或“嫣然展笑,真仙品也”。而每个人又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,如婴宁天真烂漫,爱笑,痴迷花草,表面憨顽,内中却是少见的真性情。聂小倩本是一个孤独的女鬼,尸骨被书生宁采臣迁葬于书斋外。渴望亲情、爱情的她,把宁母当做母亲侍奉,白天操持家务,夜间陪伴宁生攻读。夜深,宁生催促她离开书斋,小倩说:“异域孤魂,疏怯荒墓”。当宁生以“兄妹应避嫌”为由再催她时,小倩则“颦蹙欲啼,足劻勷而懒步,从容出门,涉阶而没”。此时的小倩不再是那个助恶魔谋人命的狰狞女鬼,而俨然一个恋恋依人,让人心生怜爱的无助弱女子了。

      小翠则是个顽皮可爱的狐女。为报救母之恩,她嫁给恩人的痴儿子,每天与公子婢女玩耍,“刺布作圆,蹋蹴为笑”。球击在公公脸上,婆婆责备她,她“俯首微笑,以手刓床”,婆婆一走,她又“憨跳如故”。用脂粉涂在公子脸上作“花面鬼”,被婆婆骂,她则“倚几弄带,不惧亦不言”,活脱脱的一副顽皮相。此番行径若放在一个男孩子身上可称顽劣,或者令人生厌,可一个秀美的女孩子如此顽皮,反倒令人感觉几分新鲜,也令小翠这个人物形象更加生动可爱,让人过目难忘了。

      在整部书中,松龄先生精心勾画了很多诸如婴宁小倩这样可爱的女子形象。作者笔触精妙,能以最简练的文字,传神地勾勒出人物的神采风韵,任人读来如见其人,如闻其声,如临其境,从而获得美的艺术享受。

      先生写女人的真善美,也写女人的刻毒和嫉妒。江城是先生笔下著名的“悍妒妇”形象。在男权当道的封建社会中,所谓“悍妒妇”是最为人所不齿的。通读全文,却觉得江城虽刻毒些,却也有她的可爱之处。与市井中撒泼骂街、丑陋粗野的泼妇不同,江城形象上是美丽高雅的。她棒打蛮横二姐,痛骂懦弱姐夫,恶治出言不雅的王生之举,快意恩仇竟似水浒壮士。她乔装改扮,不动声色将“行为不检点”的丈夫抓个“现行”,沉着睿智又堪比《红楼梦》中的王熙凤,真可谓笔笔生辉。

      其中江城跟踪丈夫高生的那段尤为精彩。高生在酒肆中与同窗饮酒作乐,席间有一个色艺俱佳的歌妓,高生与之“连肩坐”,眉目传情。客人渐渐散去,遥座有一个美少年对烛独酌,旁边有个小僮侍立,众人“窃议其高雅”。不久美少年也离开酒肆,那个小僮却返回来和高生说:“主人相侯一语”。高生顿时脸色惨变,原来那个小僮是家中婢女,美少年就是江城装扮的。

      读《崂山道士》一篇后不禁掩卷沉思。书中王生慕仙学道,得小术自以为成仙,而先生少年得意时,未必不以为青云之路就在脚下,功名富贵唾手可得,及至碰壁之后才心有所悟。正如文末所言:“初试未尝不小效,遂谓天下之大,举可以如是行矣,势不至触硬壁而颠蹶不止也”。对应先生前期顺利而后挫折困顿的科举经历,可知此言当为先生颇为无奈的自嘲之笔了。

      可叹的是,王生学道虽不成,所损失的不过是白做了两三个月苦役,头上撞个大包,在妻子面前丢了个丑而已。而先生追求功名却耗费了毕生精力,屡试屡败,屡败屡试,至死不改初衷。或言科举之路是先生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,或言先生过于自信——凭谁信山东头名秀才考不上个举人?在另一篇文章《嫦娥》的结尾处,先生言到:“阳极阴生,至言哉。天运循环之数,理固宜然。而世之长困而不亨者,又何以为解哉。昔宋人有求仙不得者,每曰:‘作一日仙人,而死亦无憾’,我不复能笑之也。”读到这里,更能深切地体会到先生怀才不遇的那种彻骨的悲哀了。

      时过境迁,先生大概难以预料,自己一生“困于名场,苦不得售”,而失意之余,却留下《聊斋》文章几百年后仍为后人所津津乐道。当年的权贵们早已被历史的尘埃淹没,先生的大名却远播四海。此真为“天运循环之数”?只是这轮回太漫长了些,已跨越了太多的生生死死。

      唯愿先生地下有知,也略可宽慰胸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零九年游崂山归来,顿生一览《聊斋志异》古文本之意,遂购之于松龄故居外书店,读后有感随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